当前位置:主页 > 456691.com >

管家婆精选四消期期准浑水趁势狙击YY 被指不懂直播生态

发布日期:2021-06-09 04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欢聚集团发布反驳报告称:“欢聚集团相关的运营数据都有同行业数据可参考,符合行业逻辑。直播已成为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收入手段。”

  11月19日,周四,如果不是沽空机构Muddy Waters(浑水)一篇长达71页的调查报告,欢聚集团(YY.NASDAQ)员工将度过一个普通的工作日。

  “报告早就备好,百度之前有过收购YY的预告,所以只等正式公告,即行发难。”19日,一位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浑水发布沽空报告的时间节点是经过精心挑选的。

  11月23日,直播业内人士武艺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他看来,没有接触过YY的人不太理解YY的直播生态。

  欢聚集团成立于2005年,2012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这家公司被称为“直播鼻祖”。

  “直播模式太赚钱了,所以手上有大量的现金。”欢聚集团CFO金秉曾如此感慨。

  两天前,百度(BIDU.NASDAQ)刚宣布与欢聚集团达成最终协议,以36亿美元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(即YY直播),总交易金额约为36亿美元。

  然而,经历过直播行业的蛮荒期、巅峰期和“千播大战”的洗牌期后,欢聚集团早已掉落互联网直播的第一梯队,试图在剥离国内重点业务虎牙和YY直播后,全面转战海外市场。

  11月19日,欢聚集团相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,“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,包含大量的错误”。

  当日晚间,欢聚集团又在官网发布反驳报告称,可以提供海内外现金余额和银行存款对账单供第三方做现金确认。

  从2010年至今,做空机构浑水公司已经对19家中概股出手,其中有9家已摘牌,但并非是百发百中,最后结果往往看公司自身能否经得住考验。

  沽空报告发布当日,YY股价收盘大跌26.48%至73.66美元,随后几日,其股价在涨跌之间浮动。

  11月23日晚,截至发稿,欢聚集团盘中股价84.70美元,微跌0.61%。

  浑水在沽空报告中称,数量众多的粉丝军团,几乎都靠YY内部网络虚拟机器人(贡献50%的礼物)、外部虚拟机器人,以及主播刷礼物所产生。

  据武艺举例,比如主播A和B打比赛争夺第一名,双方打急眼了,A和B会找自己的主播朋友C和D帮忙刷礼物上票,C和D的直播佣金刷出后,A和B会把对应的钱结算给C和D。

  武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这些直播佣金就是主播的“后台”,在直播间俗称 “卖后台”,虎牙、斗鱼以及各大直播平台都存在这种现象。

  “这是一个产业,一般是第三方做的多开软件,主播们通过付费购买或者包月使用,可以简单理解为‘外挂’。”武艺称。

  武艺介绍,“只有特定的活动才有,相当于比赛的奖励,以礼物形式发给主播”。

  11月23日,另一位不愿具名的YY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YY的头部主播其实并不缺钱,也并非以直播收入为生,他们大多有自己的公会,类似于“经纪公司”,可以抽成主播的直播收益。

  浑水在沽空报告中提到:“YY声称其顶级公会在2018年的收入为11亿元。我们获得了这些顶级公会的本地信用报告,报告显示他们的总收入仅为1.56亿元,这意味着85.9%的收入被夸大了。”

  11月21日,微博认证为广州娱加娱乐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娱加娱乐传媒”)的微博账号称,某机构将“2018 Revenue Reported by YY ”和“2018 Revenue Reported to SAIC”进行比较,前者是公会旗下主播在YY直播收到礼物的总流水,后者是公会从平台分成可得的流水。

  “根据YY直播的结算规则,平台总流水除了要扣除YY直播平台分成金额外(约50%),还要扣除主播分成的部分,剩余才是公会流水分成。根据行业惯例,通常公会流水分成占到礼物总流水的10%―15%之间。也就是说,公会分成的部分仅占其中一小部分。将礼物总流水和公会流水分成混为一谈,不存在可比性。”娱加娱乐传媒表示。

  “直播数据造假几乎已成为业内潜规则,YY的数据必定存在水分,但是否高达90%,仍有待求证。”11月21日,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“欢聚集团相关的运营数据都有同行业数据可参考,符合行业逻辑管家婆精选四消期期准!直播已成为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收入手段。” 报告中称。

  目前,双方争议仍然在持续中,多位行业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后续还看YY如何进一步回应。

  11月17日,百度刚宣布拟以36亿美元收购YY直播,浑水发布沽空报告的时间显得并不偶然。

  针对沽空事件是否会对收购YY直播带来变数等问题,欢聚集团和百度相关人士均未回复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“目前百度只与欢聚集团签署了收购协议,还有半年的交割时间供百度缓冲,在这段时间内,百度肯定会做一个非常详尽的财务尽调和业务尽调。”11月19日,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回顾欢聚集团的发展历程,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几乎贯穿其整个成长过程,也因不断尝试新的业务增长点,被冠上“八爪鱼”模式称号。

  天眼查显示,截至11月23日,欢聚时代参与的投资事件多达62起,包括网络游戏开发、偶像团体运营、小额短期借款、集成电路研发、社区O2O团购等。

  “所谓‘八爪鱼’是指战略多元化,企业围绕核心业务向各行业渗透,拓展新兴市场。业务逻辑成立,但实践中难以走通。”张孝荣表示,这种做法更适用于腾讯、阿里等国民认知度较高、资源更充足的企业。

  在欢聚集团今年参与的5起投资事件中,最为外界关注的是,今年6月欢聚集团斥资1亿美元领投的社区生鲜电商“同程生活”的C轮融资,被解读为有意跨界社区电商。

  近日,在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,欢聚时代联合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学凌称,投资中国的电商,并不代表要在中国做电子商务,而是表达对电商运营模式、商业状态的关心。

  与欢聚集团不断跨界新业务相对应的是,曾经的营收主力YY直播的增长几近停滞,迎来“中年危机”。

  数据显示,YY直播付费用户增速,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4.4%断崖式下跌到今年第三季度的-4.7%。此外,对比过去4个季度业绩,YY直播的营收在2019年四季度达到小高峰33.5亿元,但2020年后再难攀上30亿元大关。

  QuestMobile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》数据显示,YY与快手、抖音等头部直播平台,以及已经剥离的虎牙,在月活规模上也有较大差距。2020年6月,YY MAU(月活用户)1918万、虎牙MAU 2862万、快手MAU 4.3亿、抖音MAU 5.1亿。

  “‘千播大战’后,行业进入成熟发展时期,市场格局相对稳定,用户增长也趋缓,”张孝荣表示,欢聚集团萌生出售虎牙和YY直播的想法,与市场环境不无关系。

  由于印度政府对部分中国应用的封杀,第三季度,欢聚集团的整体用户数据出现下滑。同时,浑水也称,海外版直播业务Bigo Live,也存在上面提到过的虚假运营数据、刷营收等问题。

  上述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表示,社交媒体平台的出海,并非国内经验的简单复制,国际环境、本地化管理等都是不小的挑战,难言轻松。